<address id="99lzx"><nobr id="99lzx"><meter id="99lz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9lz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9lzx"><listing id="99lzx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400-000-1318

                我眼中的“再喙”

                新勵成

                  我眼中的“再喙”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時不常寫點兒東西的人而言,寫作沖動是非常珍貴的。在這次決定落筆之前,我有過兩次沖動,特別想寫點兒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是1月21日那天下午,老大(趙璧)突然給我發來一張“入職四周年的祝福圖片”,那一刻我才第一次清晰的意識到,原來我已經來公司整整四年了,我跟老大說“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如此之快啊,這一晃就4年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說完,我甚至有點兒恍惚,但回憶又是如此的清晰,仿佛就在眼前。我記得帥哥(趙帥)第一次在國貿給我初面時的迷人眼神,記得靜姐(詹靜)在海淀給我復面時,方亮和宋國坐在靜姐旁邊那燦爛的笑,更記得三面時,在西直門地鐵站,電話那頭花姐(趙永花)的聲音,我現在還聽得見,這些畫面都還那么清晰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這四年,我不再只是單純的研究哲學,不僅有了很多伙伴,還有機會將哲學有效的應用于口才和軟實力的研究當中,這件事我一直很愜意,更幸福的是,這幾年,我結了婚,也生了子,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,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,很感慨。那天真的很想寫點兒,但恰好家里人都來了廣州過年,說說鬧鬧的,轉過臉也就沒顧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的興奮持續了幾天,可能是和伙伴們很長時間不見了,有點兒說不出的壓抑,雖然疫情帶給我的低氣壓持續存在,但是“企業文化學霸挑戰賽”和“線上頒獎直播”,卻讓我感覺到了扎實的快樂和溫暖,這次憋不住了,必須得寫點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我本打算寫的應該算是工作日志,內容是對自己2019年文化工作的一個簡單復盤,應該在1月15日就寫了,不過由于年底的事情有點兒密,一直拖到現在。按照此時的心情,這篇日志很有可能寫成散文或者隨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前幾天,在文化工作小組的群里,禮賓姐(王禮賓)、虹錦(朱虹錦)、巧紅(楊巧紅)和雪雯(張雪雯)熱熱鬧鬧的組織學霸挑戰賽的時候,就很暖心,后來大家熱火朝天的刷題時,那節奏真是太歡樂了。我感覺大家對《再喙》都是很感興趣,也很認可的,這讓我特別有欲望,把再喙背后的一些故事和我的一些感受分享給大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“再喙”這個詞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猜,有些伙伴第一次看到“再喙”這個詞的時候,很有可能把它看成了“再緣”,因為我也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14日那天,企業文化小組正式成立,最開始小組有云川姐(吳云川)、美玲姐(吳美玲),我們3個人。到23日那天,又加入了寬寬(霍金寬)和瀅瀅(盧瀅)。就在我們小組人手齊備,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,突然發現,我們的行動缺少一個代號,當時我們想了很多名字,不過總是覺得差點兒意思,一籌莫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大概10天的時間,老大在參加小組會議的時候,給出了一個代號的方案——再喙,最開始文化小組是沒有采納這個方案的,覺得語感上讀起來總像是“再會”,再見的感覺,不是很好。但當時又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,就先臨時用著,結果這一用倒好,上癮了。總說總說,說久了之后,我們發現,我們為什么要文化升級,為什么要文化驅動變革?不就是要跟一些過往說再見嗎!我經常說老大的文學素養和水平高,從這個詞就可見一斑,雖然他本人從來沒有承認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單看再喙這個詞,仔細品,真的好,怎么個好法呢?一個好事成雙的雙字詞,一個字典上都沒有的詞,一個專屬于新勵成的詞,而且,一詞兩字三意,更關鍵的是,詞的含義跟我們無縫貼合: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個意思,是【喙】。這個喙看似名詞,實則動用,這不是我們第一次做自己的企業文化,在8年之前,公司就專門做過一次,就喙過一次,我們為什么會有文化自信?因為優秀的文化,曾經支撐新勵成走過了8年多,但公司發展到今天,社會環境有變化了,公司規模有變化了,運營結構有變化了,人員也有變化了,很多事情都有變化了,文化升級也勢在必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就有了第二個意思,【再~喙】。再一次,做自己的企業文化,老大說這一次要做得更透徹、更深刻,最少要支撐新勵成走個10年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新勵成上一次的文化旅程有8年,接下來有第一個10年,這就是第三個意思,和過去的8年再會,和未來的10年【再喙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單說喙這個字。惠州的知名企業TCL曾經有一個非常經典的文化變革,名字叫《鷹的重生》,講的是老鷹到了一定的年齡后,喙和爪子不好用了,羽毛變得厚重了,面對生存的問題,它會飛到很高的懸崖上,敲掉自己的喙,慢慢等待長出新的喙,再用新的喙啄掉自己的指甲和厚重的羽毛,繼而獲得新生。除了老鷹的喙意之外,我們公司的主航道是口才,口喙同源,以喙意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一整年的文化工作,讓我的人生字典里有了再喙這個詞,而在我的事業中,也有了它獨具的位置和獨特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對于“再喙”,我的信心來自哪里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應該還有印象,2019年初的年會前后,文化小組對很多人進行了采訪,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個階段對總經辦的專訪,除此之外,由于文化工作的內容要求,我有幸跟一些領導者做了更深入的交流,有面對面的,也有書面形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說一個企業決策層對于文化的重視程度和共識程度,決定了企業文化建設的成與敗。對于新勵成而言,就我個人視角而言,我感受到的是希望和未來,對此,我充滿了信心。一整年文化工作中積累的采訪和交流,讓我快速成長,也讓我對“再喙”充滿了信心,有些內容我至今感觸頗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慧姐(劉慧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在總經辦的系列專訪中,每個人都有一個問題“對于你來說,新勵成是什么?”,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慧姐的回答,當我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,慧姐看著我說:“孩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鍵不是孩子這兩個字,而是慧姐說孩子時的那個眼神,文字很難表達出那是一種什么感覺,但眼神里的堅定,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力量,大概是一種瞬間被抱緊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云川姐(吳云川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從文化工作開始籌劃的那一天起,一直到今天,我和云川姐的文化工作交流就沒有斷過,這個過程,對于感受一個創始人的初心,對于新勵成過去和未來的整體思考,對于再喙行動的開展,甚至于對企業文化本身的理解,都對我有著深刻且長遠的意義和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這1年多的時間是一個工作的過程,更是一個成長的過程。這其中可以拿出來分享的故事太多了,如果只分享一個內容,我對大家的建議是“請反復、仔細的閱讀《再喙》中,云川姐寫的序——從渺小到偉大”(敲黑板)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這篇序的勁兒有多大呢,當時編審《再喙》的稿子,序剛讀完第一遍,我就被點燃了,第二遍時,我是做著讀書筆記讀完的,讀完后,當即一口氣寫下了“口才定義1.0版本”的那篇文章,2個小時不到4千字,一筆成稿一字未改,有些事兒,就是這么神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方老師(方盛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文化升級的具體內容中,方老師對于“成就個人、幸福家庭、和諧社會”的解讀,是給我感受最深的。當你讀《再喙》的時候會發現,我們這次把愿景和使命做了一個二合一的處理,都是成就個人、幸福家庭、和諧社會。僅僅就這12個字,采訪的時候,方老師一口氣講了1個半小時,名詞動用,名詞形用,其中深意,底層思考,甚是精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有些遺憾的是,當天采訪的時候,太投入了,錄音停了,有一大半的內容沒有收錄,所以等今年正式開工后,我打算拎兩瓶酒,好好陪方老師喝一頓,錄個方老師微醺加buff版的解讀,分享給大家好好感受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歆姐(詹歆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在對歆姐進行專訪時,我的一個問題是“企業文化對于公司而言是什么?”歆姐的答案也在我的預判范圍內——核心競爭力和未來,但后來回過頭看,我當時并沒有理解歆姐所表述的深層含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在去年有一期管理干部培訓會議的時候,歆姐舉了個綠皮火車和高鐵的區別的例子,講的是每一節車廂都能獨立驅動對于整體速度影響的問題,也類比了企業的每一個部門如果都能自我驅動,對于企業整體效能的價值,但那次培訓會議,我才理解了歆姐所說的驅動力與核心競爭力和未來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公司與部門這種整體與局部的關系外,公司的驅動力還可以從另外的角度來看:產品、技術、營銷、資本、創新和文化。資本驅動力可以讓公司更快一些,戰略侵略性更強一些;營銷驅動力可以讓公司擴張能力更強一些,體量更大一些;技術驅動力可以讓公司更強一些,更扎實一些;產品和創新可以讓公司更好一些,利潤更高一些;而文化可以讓戰略更清晰一些,讓公司存在的更久遠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對于企業的強、大、好、久而言,是多方面的驅動力綜合作用的結果,這個啟發,直接影響了我2019年對于產品、創新和文化工作的思維方式和狀態,而這種以終為始、統合綜效的意識也融入了我的工作習慣,甚是享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美玲姐(吳美玲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文化小組的成立,讓我有機會跟美玲姐更近距離的工作,距離越是近,越是了解,我就越發的敬佩,如果說新勵成的家人們,讓我掰著手指頭數一數誰是“拼命三郎”,美玲姐絕對算一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在19年文化工作中,美玲姐一直是高強度的輸出,關鍵是她還有很多其他重要的事情要處理,我最直觀的感受是,全年下來,無論什么時間,每次接觸,美玲姐都一直保持著多線程的工作狀態,這也是我所欠缺的能力,專注一件事我還容易做到,可多線程的專注對我來說是很有挑戰的,我印象里,美玲姐好像就基本沒有休息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有時我和美玲姐聊到類似的問題時,美玲姐說的最多的詞就是奮斗者。今年再喙行動,文化升級后,我們的核心價值觀鎖定為一句話“以學員為中心,以奮斗者為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直到年前,美玲住進醫院,手術前還在督促我文化落地的工作,而當時不知情的我還傻了吧唧的積極響應,直到去醫院看望時,看著美玲姐憔悴的躺在病床上,我那個心情啊,別提了。讓我肅然起敬的是,手術后美玲姐的微信和電話又過來了,雖然我看不到美玲姐,但我腦中不斷閃回的一個畫面,是美玲姐坐在辦公桌后面跟我說:“文化升級是19年的1號文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花姐(趙永花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在文化升級后的《再喙》里,愿景、使命、核心價值觀的下面就是“六大特質”:奮斗、開拓、契約、相信、學習和親情。這六個詞,是在過去的奮斗歷程中,對新勵成人所展現出來的獨特而優秀的品質的提煉,提煉的參考過程,超過半數與花姐的奮斗歷程直接相關,在教研部,戰神的封號,只屬于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來公司已經4年了,一直和花姐在一個團隊,我對花姐的文化感知和認識,其實在2019年之前就形成了,這一路走過來,對于我個人而言,我感知最深的,是花姐對于親情和相信文化的踐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,按我媽的話說“酸甜苦辣咸,你偏辣偏咸,不是大眾口味兒”。在工作中,我通常也是有點口兒重的,但是你相信嗎,4年了,花姐一次都沒有跟我紅過臉,甚至重一點的話都沒有說過一句,往往都是事情過了后,在一個恰當的時機給我點一下穴,就像姐姐對弟弟的那種關愛一樣,默默地、默默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4年走過來,我的成長和變化,自己感受很明顯。而且這4年,在花姐的團隊里,很舒服,我僅有的這點兒天性和創造力沒有被壓抑,基本上可以無所顧忌的釋放,啥都敢嘗試,啥都敢干,因為花姐對我就是全然的相信。我們的相信文化:相信企業發展愿景的實現,相信不斷創造偉大奇跡的相信文化,相信的力量無窮大,匯聚起來就能克服所有的困難障礙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引用老大的一句話“新勵成的文化在哪里看,花校就是代表人物之一”。2019年之后,花姐又開疆拓土了,真心祝愿未來的勝獅和小獅子,也開出一片“花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老大(趙璧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19年,老大給我推薦了兩本書,一本是《走出混沌》,一本是《刷新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經營和管理類非純理論性的書,可以不謙虛的說,我看一本書一般不會超過兩天,但《走出混沌》,我看了一個月,整整的一個月,不是在床上看,不是在洗手間看,是在書房端端正正的抱著頭研讀了一個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本書是《刷新》,薩提亞·納德拉在書中提到hit refresh的概念,和這個概念帶給我的關聯想象,讓我對于新勵成的文化升級和教研升級,充滿了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這兩本書,我也推薦給大家,《刷新》看前半部分即可,《走出混沌》看完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才剛開始,但在我的心里,再喙行動已經做成,先勝而后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親情文化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《再喙》中這么多文化特質要梳理,為什么單選親情文化呢?因為,無論是19年文化調研問卷所展現出來的,很多伙伴對于親情文化排序的爭議,還是私下聊天時,一些人對于親情文化在公司這個發展階段是否適用的質疑,我都覺得,應該自己跟自己梳理清楚,最好也能跟大家分享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對于親情文化而言,你叫它親情文化也好,親人文化也好,家的文化也好,或者叫大家庭文化也好,大家其實想表達的基本上是一個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在跟公司一些文化認知或者經驗比較豐富的伙伴交流時,有些人是比較篤定的,堅持認為公司這個階段已經不再適用類似“家的文化”了,有人也給我舉了聯想的例子,來證明他的觀點,事實勝于雄辯,而且聯想這種級別的企業,的確是具有代表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2004年,聯想大裁員,有員工在聯想的內網寫了一篇文章《聯想不是家》,這篇文章講述了聯想快刀斬亂麻且不留血印的裁員過程,主要觀點是“員工和公司的關系,就是利益關系,千萬不要把公司當作是家,領導犯下的錯,只有普通員工來承擔”,這個事件,使聯想經歷了一次集團層面的文化考驗。原本以為聯想會做出否定的回應,結果,柳傳志先生在隨后的一次會議上做出回應:“員工真不能把企業當家,一個企業應該遵循的最基本原則是發展,企業前進的主旋律只能是戰鼓激昂”,其實在這之前,家文化還是聯想的主旋律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柳傳志先生也做了類似的闡述:“家是什么感覺?無論你有點不聰明還是傻,你懶惰不上進,還是做事一錯再錯,可都是自己的孩子,為人父母,管還是要管的。但企業是要發展的,沒有永遠的員工,也沒有永遠的團隊,永遠不變的只有公司利益的最大化,對于企業來說,給你工資,你就要創造價值,沒有創造價值,你就不再有存在意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覺得柳傳志先生說的是真的,同時,我也在《刷新》里看到,薩提亞·納德拉說自己從入職微軟到成為CEO,他都可以感受到濃烈的大家庭文化,而在成為微軟的CEO后,他也更提倡這種文化,他說微軟有來自全球各地的精英,這里就像是一個大家庭,作為一個印度人,和其他在微軟的印度人一樣,沒有感受到什么不一樣的感覺。在讀《刷新》時,字里行間,我覺得薩提亞·納德拉說的也是真的,而此時此刻的微軟依舊是世界第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家文化,我也有自己的看法,雖然我們都會說家或者family這個概念,但我們所理解的家的性質和內涵可能是不一樣的,在美國,很多家庭內部成員之間還是AA制的,同時,他們也有很多家庭中的晚輩是啃老的;在中國,家庭內部AA制還是不太常見的,同時,也一樣有很多家庭中的晚輩是啃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薩提亞·納德拉是印度人,印度的家庭大都有著很深的佛教印記,這是另一種內涵的家。但無論是中國、美國還是印度,“啃老”這件事,基本上是不被任何社會文化所提倡的,在家庭內部,啃老也不是什么好事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同樣的,作為一個公司的人,你為什么就可以啃公司呢?自我獨立,承擔組織角色才是根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,在公司這種穩固的社會協作結構產生之前,最為穩固的就是基于家族、血緣關系的協作結構。從根本上講,我們需要的是彼此之間安全、穩定、高效的協作方式。企業文化中的主旋律,無論是家庭文化、江湖文化、軍隊文化或是宗教文化等等,都是為了支持企業建立一種相對安全、穩定、高效的協作方式,我們通常表述這種方式為組織合力、凝聚力或者團結等等。那么,什么是我們所提倡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在組織中,尤其是營利性質的企業當中,對于慵懶者的認可,就是對奮斗者的侮辱,我們必須承認的現實是,人性的很多方面都是正態分布的,這就讓我們在經營和管理企業時,不得不去面對人力資源結構優化的問題,能者怎么上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家庭當中,尤其現代文明社會的家庭當中,很少存在優勝劣汰的原因是,家庭自我的原始生產力不足,生育能力有限,所以人數有限,一個家庭的所有成員大多是承擔自己的角色,再彼此互補,一個正常的家庭中,只有一個爸爸,一個媽媽,大哥或者大姐只有一個,不存良性競爭的問題,家庭內部成員不會爭著去做爸爸,也不太可能家庭內部優勝劣汰一個爸爸出來,爸爸就是爸爸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但企業當中,很多人會競爭一個崗位,同時,企業的原始生產力理論上可以認為是沒有上限的,人類的總人口就是上限,所以企業中可能會同時有很多個“大哥”、“大姐”、或者“爸爸”,當“爸爸、大哥、大姐”多了之后,就破壞了很多人原有的對于家文化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那到底,我們怎么理解企業中的家文化,或者什么樣內涵的家文化、親情文化,是應該被提倡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直系血緣關系的關系底層是天然的信任、接納、包容和愛,你不會懷疑你的媽媽,而媽媽對孩子又是天然的接納、包容和愛,甚至是溺愛。而在企業的成員之間,能做到溺愛嗎?幾乎不可能,連愛、接納和包容都很難,至于天然的信任,太多人也都是做不到的,你是需要接受審視和考驗的,考驗成功之后,你才有進一步協作的可能,千里馬常有,而伯樂不常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對于每一個提倡家文化和親情文化的企業而言,是否棄用“家文化”,其實不是什么好大的問題,能否堅持才是真正的困難。當企業的規模越來越大,天南海北、中外東西的成員越來越多時,我們還能堅守住最初的那份“天然的信任、接納、包容和愛”嗎?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正如薩提亞·納德拉在《刷新》中所暗表的:大家庭文化的強與弱是和一個企業的格局成正比的,這種格局不僅在比爾·蓋茨、鮑爾默和薩提亞·納德拉,如何對待微軟其他成員的時候會展現,也存在于微軟的成員彼此之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,是我們國人的驕傲,是類似軍隊的文化,但這并不影響華為組織內部成員之間相信、接納和包容等等力量的傳遞,華為設定的研發比例和每年的研發投入,難道不是對創新以及創新者的相信,對他們那鮮明個性的接納,對全世界范圍內人才的包容嗎?試問,又有多少企業可以做的到?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文化的稱謂叫什么,是什么主旋律,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文化的內涵,是文化內涵中所傳遞出的,對于過往的接納、對于精神的傳承、對于未來的希望。文化是一種現實,但更是人們思緒中最為可貴的意志,是奮斗者內心那不滅的燈火,是大格局者寫意的天下江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成就個人、幸福家庭、和諧社會”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學員為中心,以奮斗者為本”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非常喜歡這24個字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一如喜歡《企業文化》開篇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寫的那一段話: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你問我:企業文化有什么價值?”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會反問你:你想成就什么樣的企業?”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在透過文化做企業?”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還是在透過企業做文化?”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,不尋常的開始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希望在疫情區的伙伴們注意安全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也期待我們復工后的相見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希望黃鶴樓再次人潮涌動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希望所有在一線奮戰的,那些不知名的英雄們,早些平安回家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陶辭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年2月14日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有情人的節日

                口才學習

    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
                熱門課程

                推薦課程

                18禁漫画在线无遮羞免费